三鹿酿酒

不可以喝哦。

一个娱乐圈paro的方王

王杰希拿下第二个影帝,微草内部那是个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人山人海,一群小辈们乐得炸开了花儿,就差给王杰希在脸上贴个福了。
方士谦看看王杰希,点头称赞,不错,很好。他又拧过头,那我也该走了,以后你们就跟着老王玩儿哈。
他这是语出惊人了,一大盆凉水泼得一群人双双对望不知所措,气氛瞬间冷了三个度。
王杰希拿着奖杯沉得要死,这下心也跟着沉了。
得,要走了也不给我好过。

好好一场庆功宴成了送别宴。

袁柏清喝得烂醉如泥,一把鼻涕一把泪往刘小别身上蹭,突发性话痨,说师父怎么说走就走,我还没爆呢他怎么就丢下我跑了,明明他现在这么红,blablabla。
刘小别也喝得脸红脖子粗,被袁柏清碎碎念烦得不行,皱着眉头一把把他甩在地上,脸着地。
邓复升吓了一跳,这边赶忙把袁柏清拉起来,那边又要给王杰希挡酒,转得跟个陀螺似的。
即使有人挡着,王杰希还是被灌了不少,红的白的混着喝,有些头脑发烧。他心想凭什么就灌我啊,怎么不灌方士谦啊,扭头一看人跑了,座位上没人。

王杰希喝酒不上脸,此时喝得头脑一片混沌,仿佛掺了浆糊,表面上却不显,看起来跟没事儿人似的。可当他在方士谦面前站定的时候,方士谦却捏捏他的脸,说嚯哟,喝了不少嘛。
夜风凛冽,王杰希迷瞪着眼一把拍开他的手,也不说话,就自顾自地迎风醒酒。
方士谦手里夹着烟,火光闪烁,吐出的烟雾缭绕着蒙上一层暧昧的纱,让人看不清表情。只听见他淡淡地说,真好,不用护着嗓子了。
王杰希没听清他说什么,只是扭头皱着眉瞪他,心想我难受得要吐,你一点没醉,气死我了。方士谦却吓了一跳,一把掐了烟,说我靠你别这么看我,瘆得慌。
这次听清了,虽然不明所以,目光还是收敛了些。风拂过脸颊,王杰希觉得有点冷,他抖抖袖子,问方士谦,你之后要去哪。
方士谦摇摇头说,不知道,先胡吃海喝他个三天半个月的。
有空记得回来看看,小袁舍不得你。王杰希又说。他想,我也舍不得你。
方士谦再次叼起一根烟,却没有点燃。他说不给年轻人施加压力了,不过你要是带不好微草,我就回来揍你。
王杰希冷笑一声,说你没有机会了。他又想了想,严肃地说,你是不是欠我五百块钱?
......。方士谦大惊失色,王杰希你怎么醉这么厉害!复升呢,复升——王杰希喝醉了你送他回家——

王杰希面无表情地看着方士谦逗乐,忽然就感慨起来。
他如今进了微草六年,也就扛着微草走了六年。从最初小小的一名练习生做到现在的微草CEO,可谓任重而道远。支撑他一路走来的有初出茅庐的一腔热血,后来是林杰寄托在他身上的希望,最后又化成对微草的责任与爱,思前想后,贯穿了全部的,居然是方士谦。
刚出道时两人互不对付,相看两相厌,都想着能忍则忍,有这样的搭伙人还能怎么办呢,于是也就一直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。可实打实地一起走过了六年,经历风雨无数,怎么也禁不住真情实感起来。此时方士谦要走了,王杰希想送送他,可竟然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自居。
同事?朋友?这就够了吗?
酒精上脑,思绪都变得缓慢,王杰希想了很久,想得头都隐隐作痛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一块,还不满足。

裸露在外的脖颈倏而被一只手覆住,暖意透过薄薄的肌肤流入血液中,淌进心里。
醉了就早点休息。方士谦轻轻地说,声音低沉又动听。那是唱歌的嗓子,王杰希出神地想,听上一辈子我也不会腻。

回去吧。方士谦松了手,掏出火机,点燃了嘴里的烟。
忽然又接触冷空气的感觉让王杰希一个激灵,瞬间清醒了一半。他挺直脊背,恢复了正常的神态,没再胡思乱想,也不去看方士谦。却又忽然觉得很累,绵长的一声叹消逝在风中。

这就够了。

END.
(只有自己爽了的)爽文。
BGM是Lady Gaga的Million Reasons。
A big ooc……(虚弱

评论
热度(41)

© 三鹿酿酒 | Powered by LOFTER